单打球场:吉格斯忆三冠王曼联:讨厌博格坎普
分类:羽毛球 热度:

  到今年五月份,将是曼联1999三冠王整整二十周年,那一代红魔阵容的传奇球星之一吉格斯日前回顾了二十年前的那次辉煌经历,谈到了不少有趣的话题。

  “现在我真的对于那次三冠王感到骄傲,”吉格斯说,“我知道当时那意味着什么,因为太难实现了,过程就像过山车一样起起伏伏,但现在我可以很冷静的回想这次经历了。”

  足总杯半决赛对阿森纳,吉格斯连过数人打进了著名的进球,如今他透露,在备战那场比赛时,主教练弗格森把他叫到办公室里,对他说了一番话。“他对我说,我现在的踢球方式并不是他想要的,他说他想让我记起来我最擅长什么,而现在我似乎有些偏离它了。他说:我需要这个吉格斯,不是那个吉格斯,他想让我带球突破,踢得更‘本能’一些。我当然有点不快,但我听进去了。”

  在维拉公园对阿森纳的足总杯半决赛重赛,吉格斯打进了著名的单骑闯关,但当时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冲刺距离有那么远。“我那场总是丢球,因此我开始靠本能踢球,带球冲刺。当时进球后我觉得这个球还不错,后来我才意识到,我刚拿到球时距离球门有多远。”

  “赛后罗伊-基恩坐在更衣室里,看到我走进来,他说:‘他来了,TM的救世主来了。’其他队友庆祝那个球,是因为它是制胜球,而不是有多精彩。后来在伦敦打车时,出租司机会对我说:‘那晚在维拉公园,你毁了我的生活’。曼联球迷告诉我说,我的那个进球是他们见过最好的,阿森纳球迷说,他们至今没有原谅我。”

  在1998-99赛季刚开始时,阿森纳是霸主,枪手前一个赛季刚夺取了双冠,新一季的社区盾和英超中,都以3比0击败了曼联。吉格斯回忆说:“别说三冠了,就是一冠,在赛季开始时都显得遥不可及,我们处在压力之下。”

  对于那一代阿森纳,吉格斯强迫自己去讨厌他们,因为这会带来动力。“我不喜欢阿森纳。我要这样想:我不喜欢维埃拉,因为他很脏,在场上杀了人也能逃开。我不喜欢佩蒂特,因为他留着长发。我不喜欢博格坎普。我不喜欢皮雷,即使现在我们碰面时他是那么的和善。”

  “对阿森纳,我看都不想看,不想听到他们的事情,就是不想。对他们任何一个人,我不允许自己给他们很高的评价。博格坎普?我告诉我自己,他不如坎通纳。我其实不是那种胡乱下结论的人,那些也不是我真实的想法,但你必须强迫自己这样想,那种强烈的厌恶,是最纯粹的动力。但在内心深处,我们清楚,他们(阿森纳这批球星)都是顶尖的,而这种敌意对我们意味着一切,对阿森纳的敌意在当时甚至比对利物浦还深。”

  一个有趣的细节是,在曼联淘汰阿森纳的那场足总杯半决赛后,枪手球星托尼-亚当斯和李-迪克逊在曼联更衣室外等候,然后向红魔球员们表示了祝贺。吉格斯说:“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做到这样,我真不知道。”

  在那场比赛中进球的是贝克汉姆和吉格斯,两人都在之前一周遭到了弗格森的“敲打”,看起来,这似乎是爵爷的一种管理技巧,以此来激励他们。“很难说,但他经常敲打我和贝克汉姆,”吉格斯说,“我想这是因为,我俩都不会记仇太久,而会在场上以表现作为回应。”

  “他这样做,还是用我们当典型,绝对如此。我们总比其他人挨的敲打更多,有一年季前赛在美国,他当着所有人训我,我很恼火,后来拉住他要求解释,他告诉我说,那是一个花招,他知道年轻球员看了后就会清楚,没有人是碰不得的。我当时可能会抱怨,但当我出场时,这种敲打可能会让我发挥更好。阿莱克斯爵士知道他对我和贝克汉姆在做什么,他在按我们的按钮。他错了吗?当然没有。”

  还有一个给曼联球员灌输胜者心态的人,是“国王”坎通纳。在三冠王之前的两个赛季,在一次一起喝酒时,坎通纳就告诉吉格斯和加里-内维尔,他们有实力夺取冠军杯,而当时他们并不相信他说的。内维尔当时认为,这个任务“和喜马拉雅山一样高”。到了1999年,坎通纳早已离队两年,但后继者已经接过了他的枪。

  1996年,当索尔斯克亚第一次出现在曼联训练场时,罗伊-基恩一开始把他当成了一个年轻的球迷,吉格斯对突然掉下个“娃娃脸”也很吃惊:“我记得我们第一次一起练习射门,我当时从没听说过这家伙,但看他射门,我的反应是:‘真TM见鬼啊,这是谁啊?’训练之后,我对队友说:我刚刚和新希勒一起训练了。”

  1999年冠军杯决赛对拜仁慕尼黑,缺少了基恩和斯科尔斯的曼联一直处在落后中,他们需要奇迹发生。那场比赛,贝克汉姆改打中路,吉格斯则打了右路。“我以前可能没说过,当时我的感觉是,也许我应该打中路。当时要在我和贝克汉姆之间选择一个人打中路,我感觉我本可以打的。踢右路,我的想法是,这位置不对,不是我的位置,但这不该成为借口。”

  “比赛还剩10分钟时,我认为已经没戏了,噩梦。我以前总是说,会有机会的,但那场球,我们的发挥太差了,什么机会都没有。我当时的心气儿真的有点泄了。”

  弗格森却始终在坚持,他坚持让吉格斯在右路冲击拜仁的左后卫塔纳特,后来在回顾那场经典时,弗格森认为,吉格斯的反复冲击,是让拜仁防线最终被压垮、被拖向疲劳的原因之一。“我做了他所要求的,”吉格斯说,“我一直在冲击塔纳特,但不断的丢球,老实说,那一晚我踢得臭极了。”最后时刻,吉格斯在禁区外踢呲的射门,被谢林汉姆补入网窝,两分钟后,索尔斯克亚破门,曼联奇迹般的夺得了冠军杯,一个神话就此上演。而另一个几乎被遗忘的细节是,在三冠赛季开始前,曼联和热刺达成转会协议,同意把索尔斯克亚以550万英镑卖给热刺,但挪威前锋说:我不去!最终转会告吹,而曼联无意间留住了最后踢出惊天一脚的替补前锋。

  那支曼联的队内气氛,并不是一团和气,而是充满了挑战。三年后,里奥-费迪南德以创纪录身价加盟曼联,第一天训练就遇到了来自队友的考验。罗伊-基恩故意一个大脚把球狠狠的闷向了费迪南德,旁边还有人讽刺的说:“如今3000万英镑能买到的就是这么个人?”说这话的是索尔斯克亚。

  吉格斯说:“看,奥勒(索尔斯克亚)并不像人们说的、是世界上最和善的人,因为我们把他变坏了。奥勒曾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但那是在我们搞定他之前。在我们的那样一种环境里,就像是一个艰难的学校,你会改变的,你必须改变。那天对里奥,我们是在考验新球员,如果奥勒不那么说,也会有其他人来那么一句的,每天几乎都如此,这帮助我们强悍起来,去夺取胜利。”

  吉格斯在曼联的地位有多高?弗格森曾在自传中写道:“我会用吉格斯去挑战其他所有球员的斗志”,而内维尔列出的曼联四大基石是:巴斯比、博比-查尔顿、弗格森和吉格斯。不是贝斯特、罗布森、坎通纳或者C罗,而是吉格斯。对此,吉格斯回应说:“从其他那么多伟大的曼联球员中把我挑出来,我很难说这是正确的,但我会说:曼联就是我的生活。训练结束后两小时,我还会去做瑜伽。我是为队友出头的人,如果他们做不好,我会踢他们。我努力做好榜样,训练中我会带领队友压迫对手,如果回头发现没人跟上来,我会冲他们发火,因此我为这家俱乐部付出了很多,可能是我所能付出的一切。”

  在曼联生涯中,吉格斯似乎从来没有转会传闻,他开玩笑说:“大概是没人想要我。”实际上,在2002-03赛季,吉格斯状态不佳,他感觉自己差点被卖掉。“赛季前在阿姆斯特丹,奎罗斯(助理教练)刚到队不久,他来到我房间,我那时才认识他一周时间,他对我说:‘我从电视上看到的那个世界闻名的吉格斯哪儿去了?’我当时的反应是:你TM的算老几啊?后来情况清楚了,是主教练派他来说我的。”

  “2003年初,联赛杯对布莱克本,我被换下,球迷开始嘘我。这有点令人受伤,他们是我们自己的球迷,他们看我长大的,但我知道自己当时表现并不好。那段时间,主教练却对我特别好,但那是唯一的一次,原因是在舆论和球迷的责难中他要保护我。当时我感觉,到赛季末自己可能有麻烦了,可最终转会离队的是贝克汉姆。我不知道我距离被清洗有多接近,但当时的感觉是,我是可能被卖掉的。”

  整个曼联生涯,吉格斯拿到了34个奖杯,最特别的还是1999年的三冠王。在英格兰足球的历史上,这是前无古人的,也是至今唯一一队能够做到的。吉格斯说:“是的,我们是唯一做到的,我们希望一直这样保持下去。我一直说,我宁愿曼城拿下联赛冠军,而不是利物浦,但如果利物浦能阻止曼城夺得三冠王,那么我也许会重新考虑这说法。”

上一篇:佩里杂志的封面一直展示着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下一篇:交换场地:东北大鹌鹑20180822 第三局 炸弹人: 宁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